从不坑,请放心

【武暗】不能娶妻则娶夫(三)

×原创人物,浪出天际道长×闷骚努力香,发现三篇根本写不完,下一回完结高能预警,佛性更新。

×我家道长不上线了……写乾郁小甜饼,自己心情爆炸难受,求安慰TAT

×想……想看评论(隐身溜了)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  宋居亦一进屋就扔给乾九一个小瓶子,乾九有些纳闷地接住,这瓶身上有淡淡的兰香还绘有兰花纹饰。他披散着头发,一袭白色单衣窝在床上,眼里的柔情都交于手中那朵可人的兰花。他将瓷瓶贴在自己的胸前,一瞬间的冰凉后是无尽的温暖:“他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宋居亦本想告知乾九六年前的孽缘,可见了如此深情的师弟,他又不忍伤他。他默默坐在乾九的床头,乾九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,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小瓶子上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人家好心给你的药,你可别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你知道我打听到了什么吗?明天和你会武的可是这届暗香第一弟子!你别输得太难看了,给武当丢脸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个大傻子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宋居亦忍无可忍,一把夺走乾九手中的瓶子,可算是把他的魂给勾回来了:“嗯什么嗯!你也跟邱居新学会了!”

      “嘿!还给我!这是我家媳妇送我的!”

      “啧,你敢当着他面叫他媳妇,我保证你会瞬间死在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  “嘿嘿,过把嘴瘾还不行吗,快还我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可知此届暗香第一弟子是谁?”

      “管他是谁呢!我就随便糊弄几招,然后说我昨日大伤未愈,装得像一点认个输,然后就下场找我家小暗香去喽。”

      萧疏寒要是听到这些,一定会让乾九连夜铺地砖去,宋居亦长叹了一口气:“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,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可以把他追到手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叫什么?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“馥郁,倒是少见男人用这个词做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“来日馥某定当全力以报……”乾九脱口而出一句他自己都忘记是何时听到的话,他觉得八成是记错了吧。

 

      “还有,他就是暗香第一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乾九一听,差点没从床上掉下来,宋居亦知道这种面对强敌的恐惧感,他正想安慰他几句,不想乾九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:“真是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  陷入情网的男人可能脑子都不太清醒吧,宋居亦默默替他收好药瓶,今日是用不上了,不过明日可就不好说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辰时,五大名门的弟子已经聚集在金顶,华山和武当的年轻弟子不知道已经吵了多久了。暗香弟子站在幽静的远处,他们没有聚在一起,有的坐在屋顶,有的倚在石后,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强烈气场。

      馥郁坐在一片草地上打坐调息,他的目光不自觉的往武当弟子处游离,虽说武当弟子俊美是在江湖上出了名了,但馥郁只想找到他心里的那位道长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各位兄弟早啊!”

      只因一句话,本来跟华山讨债的弟子纷纷回到了自己的阵营里,跟这个姗姗来迟的大高个打招呼,他的脸被人墙挡住,其中不乏红着脸的云梦、华山女弟子,馥郁看不清他的容貌,只觉得应当是个颇具威望的前辈。

      可当人墙散去,馥郁整个人都傻了眼,在短时间记住对方的样貌是一个杀手的基本素养。他记得乾九的五官,可能是因为今天他束好了头发,换了身干净衣服的缘故,整个人都变得飒爽了起来。乾九似乎毫不吝啬他的笑容,不论对谁都那样坦荡真诚,也难怪仅一天的光景他就受到了许多女子的青睐。

      馥郁不知怎得就想盯着他看,乾九的五官生的极好,就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,一切都那么的合适。乾九一笑,馥郁就感觉背后一阵发麻,他真想把围脖取下来散散热,却还是无法收敛自己的视线:“再……再看一眼……啧,女侠你挡住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乾九总觉得有一个目光在盯着他,像是带着要活吞了他的执念,他用余光偷偷观察着周围:“诶?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在乾九的眼里,馥郁痛苦地皱着眉头,整个脸憋的通红,像是在拼命压制着怒气似得。他心里一慌,并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馥郁了,他清了清嗓子,慢慢向馥郁的方向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他,他,他怎么过来了啊!”

      馥郁赶忙收回了视线,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地上的蚂蚁都被他盯得不敢走动。乾九的脚步声和他的心跳声交错在一起,他手脚冰凉,手臂还有些颤抖,整个人就像是中了暑般难受,却还保持着打坐的姿势。

 

      “早啊,馥郁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……早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乾九的笑容此时只属于馥郁一人,馥郁能感受到乾九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探索着,他已经无法感知周围的一切,乾九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让他难以平静。他知道喜欢男人本就是件不被世人接受的事情,乾九若是知道自己是如此看他的,他一定会被讨厌吧……

 

      “你的脸……好烫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乾九半蹲着身体,只用指尖轻轻触及馥郁的脸颊,好似冰火交融。只见馥郁瞬间化作了虚无,乾九环顾四周寻不到他的身影,空余指尖残留着的柔软与炙热。

 

      清晨的溪水带着些刺骨的寒意,馥郁把外衣和围脖褪去,他望着湖中被红色浸染的自己,一捧接着一捧用溪水拍打着脸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……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他的动作好温柔,声音也好听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他笑起来……真好看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意识到自己又跑了神,馥郁赶忙摇摇头,拍拍脸,跺跺脚:“不行不行,我今天是以暗香第一弟子的身份来的,可不能乱了方寸!就算是乾九也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早啊,馥郁。”

 

      “别想了!不准想!”

      一位扫地僧路过溪畔,见一男子对着溪水手舞足蹈,上蹿下跳,他摇了摇头继续扫地。

 

      “馥师兄,你可算回来了,下一场就轮到你了!”

  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师兄你……去洗澡了?”

      馥郁看了看自己往下滴水的衣角,有些尴尬地拧了拧:“武当太热了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“第十场,暗香馥郁对武当乾九。”

      裁判的话音未落,围观的弟子们都踮起了脚抻着脖子往场地里看,一个是暗香的一等高手,一个是武当出了名的咸鱼之王,这场比武一定很有趣。

 

      馥郁早早就站在了赛场的一侧,可是乾九却迟迟未到,裁判有些为难地看向台上的萧疏寒,可萧疏寒没有下达任何指示:“咳,乾九快快上台来,否则就直接判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来了来了!别急嘛!兄弟,借过一下,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从人群中挤出来的乾九满头大汗,手上还粘着泥巴,没人知道这个人刚才做了什么。他向对面的馥郁挥了挥手,开心的像个三岁的孩子,这可把暗香的弟子们吓坏了:“我要是馥师兄,这厮全程都得趴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  不想馥郁也微微抬起手,朝乾九的方向挥了挥,眼角还透着笑意,这可把暗香的弟子们吓得抱在了一起:“师姐,我怕!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馥师兄!”

      乾九看着馥郁有些拘谨的挥手,他真想冲过去紧紧握住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咳,既然双方就位了,第十场会武现在开始!”

      两人上来就没有保留,直接冲向了赛场中心,就在两人快要撞上的瞬间,乾九一个轻功飞上了天:“对不起了,我比你快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只见馥郁突然停住了脚步,他的眼里没有一丝神色,就像个傀儡般等着乾九的进攻:“不对,这不是馥郁!”

 

      “对不起了,是我比你快一步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乾九的身后感到一阵凉风,传来馥郁的低语声,地面上的“馥郁”已经化为泡影,他能感到自己被一脚踹到了地面上,身上顷刻间布满了无数道小口,他本想爬起来定住馥郁,可馥郁根本没有给他爬起来的机会:“别乱动,你中毒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阳光打在馥郁的匕首上,直指乾九的心脏。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武当的弟子笑出了声,暗香的师妹们激动的叫出了声,就连萧疏寒都点了点头,馥郁干净利落的动作不像是个毕业生,倒像是个老江湖了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其实你要是晚些跳起来,我的分身就到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这个人就是耐不住性子,不过你是真的厉害,我都没有还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要是勤加练习,我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我还是不练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“我喜欢你主动跑向我的样子。”

 

      一声清脆的响声,馥郁的匕首掉在了地上,他慌张地捡起来扭头就要跑,乾九一个跳起抓住了他的手腕:“别走,我有东西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乾九从衣袖里掏出一小捧兰花,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感受到面颊发热的感觉:“打了一架就有点蔫了,刚才看到兰花就想到了你,顺手采了些,你……喜欢吗?”

      馥郁看着这捧边角略带折痕的兰花,曾经他也带过兰花先生赠与的迷迭冠,可惜在一次任务时丢失了。这是他第二次收到赠花,他小心地接过花捧,食指拨弄着饱满的花瓣,他抬起头迎上乾九的目光:“谢谢你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如果说那日金顶一跃让乾九爱上了馥郁,那今日馥郁捧着兰花把玩的画面足以让乾九死心塌地。馥郁永远也不会知道,他面对乾九时的笑容是多么纯真幸福,毫无保留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你以后不要躲我好吗?”

      “躲你?”

      “今天早上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那是,那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乾九越说越靠近馥郁,连馥郁红透的耳尖他都看的清清楚楚,这次他绝不会再放开眼前人了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中……中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中意我?喜欢我?倾慕我?”

      被说中的馥郁将头侧过,他的下嘴唇被自己咬出了道印子:“嗯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“那,我就收下你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当馥郁捧着兰花回到同门身边的时候他才意识到,他和乾九当着五大门派弟子的面,在武当掌门萧疏寒的眼皮子底下,谈情说爱!曾经对他恭恭敬敬的师妹们倒是变得对他异常上心,在回暗香的返程上各种询问二人好上的经过,馥郁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多话。

      此次门派会武结束后,江湖上讨论最多的不是五大门派的精英弟子,而是一段传奇的姻缘。不论是江南的茶馆还是金陵的街巷,大家都知道武当和暗香现在是亲上加亲的关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“陆云姐,我,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陆云一见是馥郁,扔了扫把就将他埋在胸前:“姐姐我想死你了!你个混小子走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回归去兮看看我们!”

      “师姐……憋……憋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陆云将馥郁放开,刚仔细地看了两眼又忍不住哭了出来:“我们这么好的馥郁,怎么就被武当那些木头疙瘩骗走了,姐姐不甘心!”

      馥郁没有忍住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“嫁出去的师弟泼出去的水!师姐这么担心你,你还笑!”

      “师姐,乾九他不是木头疙瘩,他,他挺会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看!你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是什么!”

      “师姐说的对!他是木头疙瘩!”

 

      师姐对于暗香男弟子来说是非常特别的存在,她们虽很强势,却又最疼惜自己的师弟,与其说是同门,不如说是亲人更确切。馥郁轻轻揉了揉陆云的脑袋:“好了师姐,李夫人……她在吗?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陆云摇了摇头,馥郁便了然:“那……我下次再来看她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馥郁刚想走,陆云就趴在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,羞得馥郁一个轻功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  “噗,怎么看都还是个娃娃。”

      陆云拿起扫帚哼着小曲儿,继续清理着渡口的落叶,而在昏暗的木屋内,李夫人望着馥郁离开的方向流下了几行泪水。

 

  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,馥郁挑了个好看的瓷瓶将那捧兰花插在里面,虽说暗香地界随处可见兰花,但这捧兰花来自遥远的武当……馥郁趴在桌上望着兰花出神,陆云的话着实让他无法想象。

 

      “下次见了道长记得亲亲他,保证有效。”

 

      “亲……”

      馥郁看了眼自己的手背,鬼使神差的亲了上去:“大概,就是这种感觉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他想象了一下与乾九亲吻的画面后,立马跑到了木桩前,并且再次创下了个人伤害新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TBC——


评论(7)
热度(68)
© 伊菌只想睡觉 | Powered by LOFTER